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某美女怀念老师,我一看这不是未名空间的look嘛!哈哈

今天朋友圈美女怀念起自己的大学老师,我一看这不是未名空间的look嘛!


美女写道:


今天忽然想起来我今生遇到的最棒的一位老师,刘X。他本科毕业于北大后到麻省理工拿了博士学位回国任教,目前是博导,XX大心理学院院长。

他不高微胖,南方口音,但是讲课太太迷人了,所有的教案全部英文,中我下怀。他学富五车,似乎全世界的心理学实验都在脑子里,随口就是谁在什么时候用多少人做了什么实验。他风趣幽默温文尔雅,深入浅出逻辑清晰,上课讲过的心理学实验我至今历历在目而且觉得非常有道理。

他的课节节爆满,过道都站满人,即使狂风暴雨也仍然很多人在教室站着听课,要知道下雨,大学生是不屑奔波去上课的,反正当年是这样。

他的课简直是饕餮盛宴,跟吃榴莲或韩国烤肉或火锅一样回味绵长。

非常有意思的是一搜,居然今天他生日,哈哈,怪不得我这么喜欢他,狮子座啊狮子座。˞


这一看就是look啊,我问美女,她居然对她老师的当年一无所知。我就好感慨。我对她说,你应该看看你老师当年写的一篇帖子,他的理想就是一天吃一只鸡。她更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美女的朋友圈写了具体名字和高校,我隐去了。其实,隐去不隐去也没什么了。


前些天,另外一个美女问我,认识不认识张晓泉,我说我不认识。她说,他是未名空间的创办人啊,你应该知道啊?我网上一看简历,网名应该八九不离十的猜到了。也应该是波士顿汉奸团的。


真是兜兜转转,一晃这么多年。小范围,感慨下!



悼Bob (Dinosaur)

       by look


   今天收到朋友的电话,告知我Bob于本月11日上午去世,肝癌。


   我和Bob的第一次交往是在1996年的年初。当时网上没有什么资料,于是大家闲暇

之余就把手边的书给录入进去。Bob录入了《义和团揭帖》,发在水木bbs的历史版上,

揭帖里有一句“砍倒电线杆,扒了火车道”。当时信奉全盘西化的我,于是回帖以非洲

土著形容义和团破坏文明的举动,这大约开启了网上第一次小将和汉奸之战。


   后来我到了美国,时常在国内半夜连回水木bbs灌水吵架。慢慢地,我和Bob和Yuhj

混到了一起:我擅长正面进攻,Yuhj是专接脏活的muscle,而Bob则是在边上敲闷棍。白

天,我们被要求“面对国旗扪心自问”;晚上,牛鬼蛇神出洞,水木又成了我们的天下

。Boston汉奸团便是在那时有了称号,这也许是我上网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因为大家都在Boston,便有了后面的见面,后面的开一个自由民主的bbs的想法。

当时我们三人平摊了机器的费用,利用我在MIT的便利,注册了bbs.mit.edu。不到一个

月,三星的硬盘就被众多水文磨坏,于是Bob又掏钱买了IBM的硬盘。这时是1998年的深

秋。


   Boston汉奸团从冷嘲热讽的在野党摇身变成了温情脉脉的执政党,就注定了其的覆

灭。Bob很快就退隐了;Yuhj拿到一笔VC,在互联网泡沫中回国建了几个还颇有名气的

网站。我熬到毕业,在回国前夕把mitbbs交给walklooktalk。大约在2004年的时候,

Wall Street Journal的记者就这个bbs采访我,我说,这是一个关于理想主义向柴米油

盐妥协的故事。



   在1994/1995年的时候,北大、清华和中科院智能计算机中心等是国内几个较早开

始建立互联网的地方。当时上网的人,多是这些大学和研究所的教师或研究生。当时赫

赫有名的walt,gongjc等,都已经是教授或副教授。Bob是恢复高考之后的第一批大学

生,在他录入《义和团揭帖》的时候,已经是清华大学的副教授。互联网的出现不仅使

得我们可能平辈相交,更使得我们看到了国外。在随后的出国大潮之中,我和Bob等选

择了出来。我当时出国的心态,有些自暴自弃的成分,也许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开站关站

之后,心中多少有点失望,想从此逝将去汝,适彼乐土。Bob当年辞去清华的副教授,

在他事业最顶峰的时候来美国一家公司做Y2K问题,我想应是哀莫大于心死了。


   在把“用脚投票”时常挂在嘴里的Boston汉奸团里,Yuhj是我们当中年龄最小的一

个,也是最早回国的一个。没过多久,便传来他在三个月内换了十个女朋友的rumor,

很让Boston除奸团的midi,lucent等流了一番口水。我随后回国,老婆没有换,工作单

位倒是换了几个,在学阀和评审们的刻薄中挣扎喘息。Bob一直待在美国。他在Y2K中大

赚了一笔,然后就是每天在家里倒腾hi-fi设备。


   前段时间,我和几个同事吃饭,一个哥们说,所里50岁以下的副研和正研,就我一

个还没有离过婚了。按照这个哥们的说法,并非是我对家庭的忠贞,而是因为我是一个

守旧的人,脑筋简单而且呆板,不能看见和欣赏新的事物,所以不能享受生活。但是,

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在经历了小时候挨饿、在经历了学潮的镇压,在经历了美国天

堂的幻灭之后,面对国内目不暇接的新奇,怎能不手足无措。


   有的选择了融入,有的选择了挣扎,而Bob则选择了旁观。孔子说“四十不惑”,

《礼记》说“四十曰强,仕”。在这个巨变时代里,是选择淡漠,还是选择入仕,这的

确是个问题。选择入仕的,为百人计划、长江学者、杰青的评选咬牙切齿,为973、863

、重点/重大项目彻夜难眠。与学阀争斗,与学生搏力,心力憔悴。在这个过程中,原

来的那一丝理想,原来的那一丝纯粹便湮灭于其中;于是,科研成了挣钱的手段,论文

成了赌场的砝码。也许,Bob是聪明的,不愿这熙熙攘攘的噪音划破内心的宁祥。


   我小时候,父亲问我幸福是什么,我说是一个人吃掉一整只鸡;我父亲赞扬我有进

步,说他小时候的梦想是能够吃饱白米饭。我把这个问题问我那衣食无愁女儿,她说,

她的幸福就是有一个自己的、不受打扰的空间。


   这是一个太雄心勃勃的计划!因为我到现在还在努力地寻找这自由的空间,这内心

的宁祥。但是,我相信Bob已经找到了。


仅以此文悼念本bbs的开创者Bob。(2009年11月14日)



欢迎关注我的个人网站:www.pwwp.us

最新更新:我的古巴游记和旅行纪录片《古巴,古巴》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2
disagree
0
2#

回复 1楼pwwp的帖子

寫得很感人 感謝這些有理想的人做了當初的Mitbbs

現在的Mitbbs不只是從理想主義變成柴米油鹽而已!!  

TOP
agree
2
disagree
0
3#

回复 1楼pwwp的帖子

寫得很感人 感謝這些有理想的人做了當初的Mitbbs

現在的Mitbbs不只是從理想主義變成柴米油鹽而已!!  


xdhong 发表于 2020-08-02 22:20

理想。。。。


真的这个词太高大,太具体,太让人痛苦不堪。


坚持着的,放弃了的,都会痛苦着。

欢迎关注我的个人网站:www.pwwp.us

最新更新:我的古巴游记和旅行纪录片《古巴,古巴》



TOP
agree
2
disagree
0
4#

Mitbbs里有太多的bitter的才子。华人里多是平凡的人,也许都归于菜米油盐了。

最后编辑homenhome 最后编辑于 2020/08/02 22:35:32
TOP
agree
0
disagree
0
5#

Mitbbs里有太多的bitter的才子。华人里多是平凡的人,也许都归于菜米油盐了。


homenhome 发表于 2020-08-02 22:33

其实好多都是同一批人。。。哈哈



欢迎关注我的个人网站:www.pwwp.us

最新更新:我的古巴游记和旅行纪录片《古巴,古巴》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

回复 5楼pwwp的帖子
。。。。。。。。。。。
TOP
agree
0
disagree
0
7#

Mitbbs里有太多的bitter的才子。华人里多是平凡的人,也许都归于菜米油盐了。


homenhome 发表于 2020-08-02 22:33

当才子也不影响他过柴米油盐的世俗日子啊。


最后编辑ajimm 最后编辑于 2020/08/22 02:03:27
年近半百,头发半白.
Too bad to be true
TOP
agree
0
disagree
0
8#

当才子也不影响他过柴米油盐的世俗日子啊。



ajimm 发表于 2020-08-04 15:31

当然影响了。文思泉涌的时候,孩子的钢琴课要开始了。怎么办?最大的不自由,其实都是因为时间安排不自由。到了点我必须去做什么什么。


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


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前一辈的才子不让位,后面的才子如何突围呢?歪哥和look也要给后辈留一条生路。

TOP
agree
0
disagree
0
9#

他们也是被时代造就。经历了开明的大学时期,20出头到美国又成长一次。那个时代也无论出身,也没有房子丈母娘刚需。只有未来的无限机会,中美关系稳定,双方飞速发展。

他们是最有情怀的一代。前面的人,受制于眼界;后面的人,受制于社会。现在的孩子,被惯坏了,看不见苦难。只有这一代的,现在也就是我这个年纪,勉强还有些情怀。

这些年我也是越发不喜欢去party了,没什么谈的。当年都是讨论国家政治,历史地理各种学说;现在好像就是刷题买房推娃,互相吹捧“大美女”。

不过,他们也是不幸的一代。经历89或者其后的尾巴,再投奔美国。从起初“到了美国解放区”的热情,到后期的“不过如此,天下没有新鲜事”的幻灭。无论选择留在美国,还是回归,或者归去又归来,外表俱是对生活的妥协,内心里面仍然有点点不想和别人分享的坚持。


以上,是我和一个MIT老将聊天他提到的想法。

年近半百,头发半白.
Too bad to be true
TOP
agree
1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