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访谈楼|李一桐:做个有毛边儿的人(11篇)

贴一些访谈
顶楼留作索引层


访谈楼|李一桐:做个有毛边儿的人(11篇)
最后编辑bingmi 最后编辑于 2020-09-21 20:40:52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0
disagree
0
2#

这层贴视频吧
最近一个专访



☆ 发自 iPhone 华人一网 1.14.08
TOP
agree
0
disagree
0
3#

专访李一桐:被反义词“绑架”时无须呼救

By 会火,07-14-2020 13:20


李一桐说自己不红,她对红的定义很简单,与流量无关,简单来说只有三个字"国民度",她认为被大众认识,有被记住的鲜明的角色,是红。而其他浮于表面的喧哗与热闹,其实都是假的。


全文:

https://www.sohu.com/a/407524907_603537

最后编辑bingmi 最后编辑于 2020/07/20 23:51:38
TOP
agree
0
disagree
0
4#

我见到的李一桐是蓝色的

By 会火,2019-12-28


“世间多少金谷客,数声鹤唳念遥遥。”


悲伤和遗憾的故事永远在发生,对天地间万事万物的追寻也永远都存在,后面我和李一桐聊的,也正是这个。


鹤唳华亭


李一桐坦言自己不算是像陆文昔。


《鹤唳华亭》中的陆文昔深陷抉择困境,摇摆徘徊有之,坚韧隐忍有之。矛盾体,冲突着,角色也正因冲突和矛盾而满身遗憾。


如果硬要说的话,陆文昔的坚韧与隐忍,李一桐是有的。


她将这些归结于,从小学习了很多年的舞蹈,年少时的确吃过很多苦,促成了她性格中的坚韧与隐忍。


只是舞蹈这件事,终究没能让她感受到自我,于是作罢。


至于和陆文昔不像的地方,自然是,李一桐理解陆文昔全部的周折、徘徊、欲说还休,但自己却永远无法认同及允许自己那样。


现实中的李一桐,是典型的北方女生性格,不拖沓,不犹豫不决,所有事情,一定要在最快的时间解决掉,无法扭捏,十分直爽。


陆文昔或许是她演过的,最让她焦灼的角色。


读剧本的时候,就哭个不停,演员普遍有极强的同理心和感知力,她由筋到骨地对角色的一切感同身受。


拍起来要难很多,剧本围读时就一个劲地抓台词,古言甚多,台词稍微一错就不是这个人了。她强调“不是这个人了”。


她想成为“那个人”,起码在演她的时候。


她和我说,最好的演员一定不是“演”角色,而是成为角色,哪怕在她看来,她现在远远不够。陆文昔给了她成为她的机会,于是她有点儿不顾一切。


开拍后,她同意角色的很多素颜,包括很多不算美的画面,为了更能成为那个人。


我能感受到,她对这个角色下过的功夫。最直接的一点是,她说她以前总觉得,一个演员说自己演完角色后走不出去,挺矫情的,但自己也没从陆文昔走出来。


走进去&走出来


结束《鹤唳华亭》后,她拍了一部现代电影《我在时间尽头等你》。


起初她感到状态不佳,因为哪怕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好像陆文昔还没从自己身上走出去。


最直观的表现是,她拍现代戏,饰演一个小女生,背着书包,但每次导演一喊开始,她马上做出的站立的动作和仪态,还是古代样子,还是陆文昔。


她自己也哈哈大笑,片场的人也都在笑。


挺奇怪的,也挺真实的,她过去觉得所谓“走不出去”挺矫情的,她这么和我说,是那种拉家常的轻松口气,她现在或许也觉得“走不出去”说来挺难为情,但自己知道,是这样的。


而现在走出去了,时间让一切都变得没那么重要。


属于陆文昔的一切短暂结束了,哪怕陆文昔的故事很凄美、遗憾,让她体验到爽,但她仍然觉得可以了。


甚至当我问她,是否也想要那种遗憾的可歌可泣的生活时,她说:“我不要那样的生活,坚决不要,累死了。”


不希望生活中有猜忌和误会,也不希望有无可奈何,尽量简单一些,阳光舒服而自由。


误解与理解


李一桐想要少些误解多些理解的生活。


但现实往往不如人意。


关于她的一切,都沾染了太多的不理解。


……

骂确实已经习惯了。


从《射雕英雄传》的时候开始,完全习惯了,甚至从刚入行,她就对这些好像有天然的抗性。


夸张的是,她有时候也觉得观众骂的在理,她的语气是:“关键有时候我觉得她们骂的也在理”,然后和我说,说这话不是因为自己会做人,会讲话。


因为网友说的一些话,她妈妈也会说,她就觉得,没什么毛病。


尤其是有些戏份,她也觉得自己发挥地不好,网友骂,她就难过,因为有种小孩子一样的,没做好被发现了的感觉。但大部分时间她泰然处之。


我说你心态真好,她说不好我早就挂了。


李一桐是典型的北方女生,直爽、随性、甚至有时候心大,但妈妈不是,李一桐妈妈有段时间很在意网上的评价,每时每刻都在刷手机,从微博到豆瓣。


所以我问她,这个世界上,是否有你要拼尽全力保护的人。


她说爸妈吧。别的没有了。


个性


我们聊天的时候,李一桐正在做造型,造型师在她的头发上抓来抓去。


聊到她明年要上的电影《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她给我讲,那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讲了一个多数女生在爱情里都会展现的——不够果断、不够勇敢、徘徊而犹豫的特质。


……

她比我想象中真实而幽默,一点不锋利。


我问她有自己的生活吗,她说现在一直在拍戏,生活偏少,然后觉得不对,继续说:其实就没太有。


说自己以前闲下来就喜欢看看书听听歌。然后又觉得不对,和我说:近几年看得挺少的其实,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我说你也不用这么坦诚吧。


说自己三年没在家过年了,都是在剧组过年,我听着觉得挺惨的。我问她那爸妈会来陪你吗。


她说:那肯定,不过来那就崩溃了——本来听着有点惨,但经她一补充,就没那么惨了。


以及我问她你是那种生活中很懒的人吗。


她说那必须是,能不动就不动。


以及,我觉得自己自控力一般,她觉得她也是。没啥不能承认的。


我想起我刚接到李一桐的采访时,她的工作人员和我说,你可以好好和她聊聊,她很好聊天的,不会避讳太多。


我完全感受到了。



全文: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Mzc4NTYwMA==&mid=2247524340&idx=1&sn=5d6ee57fd883211d7df9936f152219b1&chksm=e9cdfc9bdeba758dd417e0dcc17c6dd03ff81312497360664c0a0a75b55f1c0920d19f24c157&scene=21#wechat_redirect

最后编辑bingmi 最后编辑于 2020/07/21 00:01:11
TOP
agree
0
disagree
0
5#

李一桐:我不喜欢矫情
By 齐鲁晚报,2020-07-13 16:04:00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夏可可其实是一个性格率真、心地善良的女孩,却在剧中一直被误解成是“拜金女”。在生活中如果面对误解,你会怎么办?

李一桐:当李洪海误会夏可可是在贪图自己的钱财时,夏可可心里很坦然,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是这样的,有一天你总会明白,如果你不明白,那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了。这就好像现实中别人说我是“资源咖”一样,我有没有资源我自己心里明白,所以你们随便说。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出道以来你已经有了不少代表性角色,比如新版《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蓉、《媚者无疆》中的晚媚、《鹤唳华亭》中的陆文昔。在你所饰演过的角色中,你更青睐于哪一个?

李一桐:相比来说我更喜欢夏可可,因为她很积极、阳光。之前的角色都是比较虐心的,而我又是那种需要进入人物才能完成表演的类型,入戏太深的话就会导致现实中的自己情绪低落,甚至气场很奇怪。但夏可可这个角色就非常外向,包括剧里的一些动作也非常洒脱和外放,那段时间我自己生活中也会无意识地做着这些动作,所以当演员和角色合二为一的时候是很有趣的。

全文:
http://news.lznews.cn/hpyule/202007/t20200713_11606042.html

☆ 发自 iPhone 华人一网 1.14.08
最后编辑bingmi 最后编辑于 2020-07-21 09:40:50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

专访陆文昔:李一桐是谁?根本不重要

By 娱影智库, 2019-12-02


接戏过程也异常顺畅。李一桐的经纪人,原本是一名演员,懂得筛选剧本,一眼就看中了《鹤唳华亭》。导演杨文军在《剑王朝》剧组探班时,同样是一眼挑中了李一桐。两人一拍即合。

李一桐曾向杨文军表达过疑惑:为什么角色定的这么容易?导演的回答让她啼笑皆非:不好再换嘛。

李一桐把这句话当真了。“杨文军导演是一个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的人,我觉得我随时随地会被换掉。”

为了安全过关,李一桐做出了充分准备。接拍《鹤唳华亭》前,李一桐全年无休的泡在剧组里,现代戏、民国戏、古装剧、电影等连轴转。

为了《鹤唳华亭》,李一桐在难得的十几天休息时间里,把原著和剧本研究得彻底,脑子里呈现的角色越发鲜活。“我看原著时,觉得陆文昔就是我,性格比较含蓄寡淡,人物外形也偏瘦。”负责造型设计的张叔平刚好也这么想,两人一合计,人物尽量“往清淡里打扮”。

拍电视剧看剧本是一个技术活。剧组拍摄周期紧张,拍戏经常交叉,可能开拍第一天就是第三十集,第二天拍第一集,第三天拍大结局。演员不仅剧本要熟读于心,各场景的角色性格起伏也要迅速调试。

当时李一桐在剧组泡了3年,有一套熟练的方法论:不断提问。“每次读剧本,都用本子记下每场戏的问题,开拍前跟导演、编剧交流。”这样做不仅能帮演员理解角色,也让每场戏的情绪释放恰到好处。再加上杨文军导演要求演员围读剧本,李一桐认为这部戏是自己进角色最快的一次,开拍前就已经找到了角色的状态。

以至于第一天刚拍完戏,导演的肯定给李一桐吃了定心丸,“我不会被换掉了”。但在李一桐内心深处,她不怕被换,她坚信能演好这个角色,“拍戏前我会权衡,如果不适合,我会主动放弃。”


李一桐是谁?根本不重要


对李一桐来说,当演员是意想不到的命运安排。

她的本职工作是老师。10岁学舞,大学从北京舞蹈学院毕业后,李一桐顺理成章成了舞蹈老师,还会靠接广告和微电影赚点外快。

直到25岁认识经纪人才算入圈。 但在一众科班出身的娱乐圈,李一桐完全没有年龄优势。试镜《思美人》、《诛仙》接连被刷,“幸运”被于正看中,出演《半妖倾城》女主,以此为开端,进入大众视野。

也因为《半妖倾城》,新人李一桐经常收到于正鼓励,自此爱上演员这个职业。


这种朴素的好感,也让李一桐对所谓的“演员光环”有自我认知:演员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职业,和医生、老师一样。医生救人,老师育人,演员留下角色,“李一桐是谁?根本不重要。”

此前一不高兴就离职的职场人,进入娱乐圈谋生后,成了“007”代言人。但在拍戏之外,李一桐依然像个普通的小女孩。

和广大社畜们一样,结束完一天工作后,李一桐最需要的是宅在家里充电,睡觉看电影,听音乐吃东西,“只想一个人待着,自由自在,谁也别打扰我”。

虽然演员的职业特性会无时无刻影响李一桐的生活。“我以前会故意封闭自己,不愿意哭,但是做演员之后,发现太理性很难融入角色,所以情绪转变很大,变得又爱哭又爱笑,情绪非常泛滥。”

泛滥到什么程度?李一桐说,自己看到粉丝朋友们写的信,会不由自主地看哭。

她喜欢将自己的粉丝称为“朋友”,她认为粉丝和朋友一样,传递出来的感情很温暖。提到粉丝的时候,李一桐笑得更开心了。其实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李一桐的每一次回答,都带着笑意。

当娱影问李一桐怎么这么爱笑?她说:生活、工作已经够累了,当然要多笑啊。

被问到有什么职业目标,李一桐依然笑着回答:没想过长期规划,只想过好当下,“最大的目标就是多接好本子,演好每一个角色。”


全文:

https://zhuanlan.zhihu.com/p/94875529

最后编辑bingmi 最后编辑于 2020/07/20 23:22:29
TOP
agree
0
disagree
0
7#

李一桐: 做个有毛边儿的人

By GQ实验室,2019年07月18日


这次她是在拍摄《大唐女儿行》的间歇,回京为上一部《鹤唳华亭》配音。她的声音很有辨识度,中音区底气很足,应该平时是个大嗓门,需要把旋钮经常往左拧才能控制在乖巧的范围内,而在情绪高涨发笑时,音量会瞬间飙上去。她讲话尾音上带点儿沙哑,挺有质感,像那种深夜谈话节目的主持人。小时候她不喜欢自己的声音,重点是她妈不喜欢,觉得太豪爽,缺乏小姑娘的甜美。同学都说她声音像田震,或者可以模仿阿杜,对此她有点儿无奈,直到近些年才慢慢接受自己的嗓音。


C 位出道


李一桐的出道经历有点儿特别,她在主演第一部大戏《半妖倾城》前,几乎没有影视表演经验,只在一些广告和微电影中出镜,关键是在她的人生计划中,并没有演员这个选项。10岁时她从济南只身来到深圳学习舞蹈,6年后考入北京舞蹈学院专修民族舞,毕业后,她去了顺义周边一所舞蹈学校当老师,又跟朋友合办了一家舞蹈工作室,做商业演出。2014年前后,因为舞蹈商演市场并不景气,她有些迷茫,决定改行开一间茶艺馆,把舞蹈跟茶道结合起来。铺面都找好了,却巧遇她现在的经纪人,觉得她形象条件不错,问有没有兴趣做演员,她决定一试。没学过表演怎么办,马上找专业剧团老师来教。


----

“对那些质疑声你是如何面对的?”


“刚出剧照的时候,微博已经收到很多私信在骂我,拐着弯儿骂的、直接骂的都有,刚开始我以为自己会比较玻璃心,但其实发现并没有,我还是可以比较理性地去分析,一些反面的声音到底是来源于单纯的不喜欢,还是因为我表演上真有一些处理不当的地方,从那时候起对自己有一个新的认知。而且演员就不可能做到让所有人都喜欢你,但是我愿意为了那些支持我的人让自己变得更好。”


老实讲这角色不适合明星出演,因为伤腕儿的几率很大,最好是祭出一位新人,初出茅庐,没心理负担。不过在李一桐的描述中,外界压力还好应对,创作中的工作强度是她没想到的。每天在高温环境中拍摄十八九个小时,湿透五六套衣服,回酒店洗澡卸妆后,还要背诵大量台词,睡觉时间所剩无几,脑子经常是混沌的。她采取的对策就是每天不停地吃,用吃来解压,后来发现吃也不管用了。


“我当时给经纪人打电话,说我会不会得抑郁症,因为我每天回去都想哭,但是又跟自己较劲憋着不哭,所以就扯被子、摔枕头,看着大段大段的台词,就跟高考前背题似的,我把剧本撕碎扔在地上,发泄完了再一片片粘起来,因为第二天还要用。”


---

生活中的毛边儿


提到在工作中展现出的刚劲儿,比如就算砸东西也忍住不掉一滴眼泪,她给自己总结了两点原因,一是出于山东大妞的彪悍底色,二是因为身为处女座总希望各方面表现完美,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软弱,哪怕是家人。

她说自己从前在生活中是个不会哭的人,标榜坚强的人设。高中时有一年放假回家,跟家人一起看《蓝色生死恋》,著名纸巾片,她妈哭得稀里哗啦的,一转头,发现她面无表情,就问她怎么那么铁石心肠,是不会哭吗?她不反驳,说这没什么好哭的,其实自己也很感动,但就是一直忍,不想让别人看到。


大学期间跟同学去看电影,遇到感人情节,全场都在擤鼻涕,她即使在黑暗中也不打算破功,实在忍不住就迅速用纸巾擦一下眼角。

从心理学角度分析她这种坚强的行为可能出于一种自我保护,跟她10岁离开家庭独自生活有关,在陌生环境中不会任性表露自己的喜怒哀乐,任何时候都要硬挺。


我觉得我的整个学生时代,包括大学毕业后都一直在装,装坚强,担心你一软下来整个人就泄掉了,这挺可怕的。大概从近一年开始,有时候收工路上坐在车里,我就会不自觉地掉眼泪,他们看到也没说什么,哭完之后就觉得好舒服,突然意识到我过去到底装给谁看呢,为什么不能脆弱一下呢?人真的需要一个宣泄口,要不然长期积压的情绪会出现更严重的问题。现在每次去看电影,我都属于哭得最欢的那个,特别配合剧情。”


三四年的时间里她主演了12部影视剧,这种劳模的工作强度让她的成长速度也是浓缩的,现在用 iPad 翻看前两年的表演片段,那些遗憾的地方会导致她处女座强迫症发作。更闹心的是,有些两年前拍的作品还没有播,而最近拍的有可能先播,届时她将如何向观众去解释这种“退步”呢?


“我真的想过在微博上跟观众打个预防针,说那是两年前拍的作品,不代表我现在的水平,希望大家宽容点儿。你知道那种惆怅吗?如果用现在的审美去审视过去,我会觉得这个演员在演什么呢,怎么那么幼稚?但你去跟人家解释这个有啥用,大家都是只看结果的。从另一方面讲,当年的‘黄蓉’虽然驾驭不了《鹤唳华亭》中有深度的角色,但我现在可能也演不出当时那种本真欢脱的东西,所以你就该接受一些瑕疵。上次看了个电影,那演员对白卡了一句,但卡这一下情境完全进去了,因为生活中我们说话也会卡,谁会每句都字正腔圆的?所以我常和朋友讲:做人也好、演戏也好,都可以有一些毛边儿。”


2019年对于李一桐而言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因为她有四五部大戏要上,她说每部戏都像是自己的宝宝,希望它们尽快和观众见面,但每个宝宝也都有自己的运势,等待理想的生辰八字,在此之前,就只能但行好事。

“支撑我的是我对戏剧的敬畏和对表演的热爱,没有什么事情能像拍戏这样带给我愉悦感。”


全文:

https://posts.careerengine.us/p/5d2ff605ba0a6a3d1400167e

最后编辑bingmi 最后编辑于 2020/07/20 23:18:29
TOP
agree
0
disagree
0
8#

李一桐 新“黄蓉”,没看过老《射雕》

By 新京报,2017-04-14 


生日:1990年9月6日

出生地:山东济南

星座:处女座

身高:165cm 

院校:北京舞蹈学院


12岁离家学舞蹈,练功被罚从来没哭过。从小丢三落四,爱摔跟头,总是补办身份证,连户籍警察都认识她。一直对当演员不感兴趣,大学毕业后准备开茶馆,连店面都看好了,却因为帮朋友拍作品突然对表演开窍了。这个从来没看过《射雕英雄传》的姑娘,因为出演了新版《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蓉圈了大批粉丝,她就是李一桐。


10岁才开始跳舞


李一桐学跳舞算是比较晚的,学舞还是在一次家里长辈的闲聊中决定的,而这个选择也改变了李一桐之后的人生轨迹。“我学跳舞的时候将近10岁了,其实算是很晚的,因为拉筋什么的还是小一点开始学比较好。当时还是我舅妈提议,说小姑娘学跳舞可以提升一下气质。”

最开始,李一桐上的是业余班,班上老师觉得李一桐很有天赋,建议她可以考专业院校。于是,学了一年舞蹈的李一桐在中学时就考到了深圳艺术学校。“上业余班的时候,我还挺享受那个过程的。尤其是特别喜欢下腰,那个时候刚学会下腰,特别有成就感。到了上中学开始,骨骼也越来越硬了,拉筋就越来越痛,那个时候要求也越来越高了。”12岁开始,李一桐独自一个人在深圳求学,“一个宿舍住8个人,都是外地的同学。”李一桐自认是比较坚强的小孩,很多同学都会因为想家哭泣,但是李一桐很少哭。“我记得有一次,我们集体犯了错误,老师罚大家下叉,腿架在一个特别高的地方,比平时下叉痛苦很多,下腰头还要贴着屁股,当时所有的女孩都在哭,只有我一个人保持着微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当时就是自己给自己打气吧,我在生活中特别不爱哭,到现在也是,我觉得我现在所有的情绪都宣泄给了拍戏。”


本想开茶馆,店面都看好了


北京舞蹈学院一直是李一桐求学时的终极目标。当年来北京开心,李一桐本来也是报了其他舞蹈学校,但是因为最终的考试时间撞到了一起,最后她还是选择了这所她一直梦寐以求的学府。“当时北京的冬天下着雪,父母带着我住在宾馆里,每天带着我去上课。那个时候我是腰伤了,因为开学前练习强度太大了,有一次空翻,我直接从空中掉下来了。骨头就伤到了,脚指头和腰的骨头都有个裂缝。”当时医生建议最好就不要折腾了,但是李一桐为了考试依旧每天坚持锻炼。“那个时候每天都练10几个小时,每天晚上回去,我爸妈都拿着热毛巾跟药膏,帮我按摩。”现在腰经常会疼,脚已经成了习惯性伤害,经常会扭。“但是经常在楼梯上摔,跟这个也没多大关系!”李一桐说完,屋里的人都笑开了。


在上中学的时候,就开始有人陆续找过李一桐,想挖掘她进演艺圈,“有韩国的公司,到北京之后也有过很多大大小小的经纪公司。”但是她当时并没有那么大的兴趣。“因为我特别喜欢喝茶,所以在一年半之前我还特别想开一个茶馆,跟舞蹈结合在一起的,我都准备好了,也都去看了店面。”那个时候,李一桐还觉得自己并非学表演出身,所以可能做不好这些,她更希望做自己有把握的事情。直到有一次,李一桐帮电影学院的朋友拍一个作品,“那就是一个几分钟的小片,也不需要说话,就是通过表情和肢体体现人物心理。我在看回放的时候觉得表演好有意思。”



全文:

http://www.bjnews.com.cn/ent/2017/04/14/439917.html

TOP
agree
0
disagree
0
9#

赞一桐星版大楼。她在星版好像还没有专楼。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0#

赞一桐星版大楼。她在星版好像还没有专楼。


kindaichi 发表于 2020-07-20 23:48

以前有个贴图的楼

但好多图片链接失效了:

https://forums.huaren.us/showtopic.html?topicid=2299446


TOP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