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三峡工程36计(三十一):反客为主


作者:王维洛


31、反客为主:工程品质,好坏难判


“反客为主”,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卅计。原文:“乘隙插足,扼其主机,渐之进也。”


“反客为主”,出自《唐太宗李卫公问对.卷中》:“臣较量主客之势,则有变客为主,变主为客之术。”意为:比较研究我方与对方形势,就有了变客为主、和变主为客的方法。“主”,在军事上可以理解成主动、有利的形势,“客”,指被动、不利的形势。反客为主指,客方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变被动为主动,变不利为有利,以达己身之目的。


大坝基础 局部架空


二○○四年一月三十日,北京电视台《世纪之约》栏目主持人曾涛,采访中国科学院、工程院两院院士、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张光斗。采访过程中,关于三峡工程品质,有如下对话:


曾涛:那您对大坝工程品质问题的这种失败、或者说是这种教训,是不是有很深的印象?

张光斗:品质问题是这样子,三峡工程品质顶好的,不是顶好的,总体上还是可以的。倒不了的,没事的,说第一品质也不见得,不是一流工程。

曾涛:为什么不是一流工程?

张光斗:品质不够好。

曾涛:不好的原因是什么?

张光斗:没做好,施工品质不好。可是也不是很坏。所以我们的评价叫总体上良好,总体上还是良好的,换句话说它也是不好的,听懂吗?我们的施工技术、施工水平、管理水准不如外国。三峡工程总体上还是可以的。


张光斗在担任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顾问之后,出任三峡工程初步设计审查组组长,最后为国务院三峡工程品质检查组组长,对三峡工程品质究竟如何,其实是哑巴吃饺子——心中有数。


三峡工程总经理陆佑楣,曾在〈三峡工程八论〉一文中提到,一九九八年至一九九九年期间,大坝浇铸曾出现局部混凝土捣实不够严密、少量架空的现象。对此,张光斗曾在一九九八年六月,提出关于三峡大坝右侧非溢流坝五号坝段,施工品质事故的处理意见。以下为材料附录:


“关于右非五号坝段施工事故低强混凝土层的处理意见:右非五号坝段出现低强混凝土层,是十分严重的品质事故。对于这一层低强混凝土,建议从一侧进行掏挖,向内掏挖品质事故的低强混凝土,要把绝大部分低强混凝土挖出。为了便于工人进入工作,要求有一定的洞高,要用风钻凿掉周围的强混凝土,这是必要的。掏挖验收合格后,用高强混凝土回填,做好固结灌浆。在重力坝断面以外的事故低强混凝土可以不加处理,因为坝的传力不会经过这部分混凝土的。一九九九年,将是大坝混凝土浇筑高峰,要吸取这起品质事故的教训,提高施工品质,加强品质控制。”


从张光斗教授的事故处理意见来看,可得到以下资讯:


第一:三峡大坝使用了不合标准的水泥,浇筑了低强度混凝土层,且数量不少;

第二:低强度混凝土既分布在重力坝的非溢流坝段,也分布在重力坝断面以外部分;

第三:由于发生于一九九八年,当时三峡大坝正开始建设,因而低强度混凝土应该在大坝的基础部分;

第四:低强混凝土的厚度大,可能略小于一个人的身高;

第五:发现低强度混凝土层时,上面已经继续浇筑了其他混凝土,所以只有通过掏挖才能将低强度混凝土去除。

第六:通过补救措施,也只能将绝大部分低强混凝土挖出,还有一小部分留在大坝里面。

第七:回填高强混凝土时,如果固结灌浆处理不好,将留下结构性后患。


给永久船闸出红牌?


三峡大坝除了大坝基础部分混凝土捣实不够严密,出现局部架空现象,以及使用低强混凝土浇铸之外,三峡大坝的钢筋焊接绑扎品质,大部分不合要求。


一九九八年,长江洪水,九江江堤发生溃堤,造成重大事故。其溃堤的主要原因是江堤的施工品质差,钢筋混凝土中的钢筋数量不足,然而,施工单位竟用竹竿代替钢筋;洪水之后,朱镕基决定请国外监理参与工程品质,监督三峡工程,三峡开发总公司这才雇用几位外国人参与工程监理,其中一位来自奥地利,参与大坝钢筋焊接品质检查。三峡大坝是钢筋混凝土重力大坝,钢筋焊接、混凝土浇铸品质,是大坝工程品质中极为重要的部分。


这位奥地利专家发现三峡工程中,钢筋焊接品质普遍不行,要求返工,但工人却说,过去也都是这么干的,中国监理都认为品质好,指责此奥地利专家是吹毛求疵,故意找茬子。工人们不听洋人的意见,照老样子干,洋监理根本起不到工程监理的作用。这位奥地利专家只好到三峡总公司总经理陆佑楣那儿告状,为此,“中国三峡工程报”甚至还专门报导陆佑楣如何重视三峡工程品质,如何支持奥地利专家的严格检查,并要求工人服从洋监理等等;然而一旦到了陆佑楣下令之际,三峡大坝已有一半多钢筋混凝土浇铸完毕,里面的钢筋焊接品质,几乎都达不到奥地利专家的要求。


二○○二年,钱正英于一次会议上说:“(三峡大坝)混凝土浇筑,出现过事故和不少缺陷,去年十二月我们专家组在这里,对永久船闸发了黄牌警告。当时看到混凝土特别是过流面的表面缺陷较多,我们确实担心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不能按时处理好这些缺陷。在这次到工地以前,我和张先生看到有关方面的报告后,非常担心,我给同志们说老实话,我在口袋里是带红牌来的,准备如果看了不行,就给永久船闸出红牌。”


一个工程若到了要出示红牌的地步,其工程品质便可想而知。三峡工程永久船闸底板等部位出现了架空、混凝土浇铸有缺陷、出现裂缝等现象。按照常规,必须对已浇铸的船闸底板,进行全面钻孔调查,找出所有架空、混凝土浇铸有缺陷的部位,补偿灌浆、加固。但三峡工程并未如此执行,仅仅只在船闸底板上部增加一层防水化学涂料,以防水进入架空部位。这个办法在短期内也许能起到作用,但五年、十年之后,这个问题仍旧会暴露出来,到那时再处理,将更加困难。


模糊界线 反客为主


三峡大坝工程品质存在如此严重的问题,张光斗面对电视台节目主持人,面对电视机前众多观众,本来是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但张光斗一会儿说三峡工程品质顶好,一会儿又说不是顶好,然后来个反客为主,给三峡工程品质下个结论:三峡工程品质顶好的,不是顶好的;总体上是良好的,三峡大坝倒不了。


张光斗反客为主的计谋的运用技巧之一,便是利用己身衡量工程品质的主观标准、与电视观众客观标准的不同。张光斗的主观标准是,三峡大坝不倒就是好,在他有生之年不出大事就是好。而电视观众的客观标准是,三峡大坝应该是铜墙铁壁、有千年的使用期,因为在宣传三峡工程的材料中,都说三峡工程是利在千秋的工程。


张光斗反客为主计谋运用技巧之二,则是模糊总体和个别结构的界线。


三峡大坝工程品质总体上是良好的,这是用于宣传的言语,是政治语言,对于工程品质检查没有意义,不是工程的语言。工程品质检查在于精准、确实,而不在于含糊其辞“总体上的良好”。一座三峡大坝的施工,承包给葛洲坝集体公司、青云水利水电联营公司、三七八联营总公司、武警水电总队等几个企业,而每个公司把自己所得的工程部分再层层分割给施工队承包,也就是说,一座三峡大坝被分割成一个个互相对立的承包单元。在承包单元的结合部,特别是两个公司承包部分的结合部,都是品质最糟的部位。即使总体良好,但是结合部品质低劣,最终还是要出大问题。


张光斗反客为主计谋运用技巧之三,就是利用中国衡量工程品质的标准和外国不同。


张光斗采用的是有社会主义特色的中国标准,从而得出三峡大坝工程品质总体上是良好的结论。如果采用外国标准,三峡大坝工程品质是不合格的。就如钢筋焊接一样,中国监理认为符合品质要求,而奥地利专家则认为不合格。


张光斗认为,之所以采用中国标准,是因为中国的施工技术、施工水准、管理水准不如外国。这是真正的本末倒置。中国的施工技术、施工水准、管理水准的低下,正是由于中国标准要求过低。没有与国际一致的品质标准,怎么可能有国际的施工技术、施工水准和管理水准?


(待续)

做一個好人,保一生平安。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