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三峡工程36计(二十五):暗度陈仓


作者:王维洛


25、暗度陈仓:论证未始,施工已行


“暗度陈仓”,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八计。原文:“示之以动,利其静而有主,益动而巽。”


三峡工程练兵场


暗度陈仓的前半句是明修栈道。根据司马迁《史记》之卷八《高祖本记》记载,汉王刘邦回国去,项羽派三万兵跟随在后,刘邦命令士兵用火烧毁栈道,一来防备其他诸候袭击,二来也同项羽表示,自己再无向东进犯的意图。同年八月,刘邦采用韩信计策,命令樊噌重修栈道,引起楚军注意,在此派重兵防守,而暗地中却利用陈仓古道,袭击楚军,取得大胜。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在军事上是以明显的行动迷惑,暗地里则悄然实行真实行动,以乘虚而入。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中国从德国进口大型轧钢设备,用于生产坦克所需要的钢板,轧钢设备安装于湖北省襄樊山沟沟里的第二汽车制造厂。这套轧钢设备所需要的起动电流大,华中电网无法承担,所以必须增建火力发电厂或大型水力发电站。为此,水利部和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向毛泽东建议三峡工程。毛泽东以战争时期不考虑此事、和“你不怕头顶一盆水睡觉”为由,拒绝了兴建三峡大坝的建议。其后,水利部和湖北省革命委员会,改提出建设葛洲坝大坝工程,并将此大坝工程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毛泽东,进而得到毛泽东的批准。


当时认为建了葛洲坝大坝,就不再建造三峡大坝,所以把葛洲坝大坝的一部分移民,安置在三峡大坝坝址三斗坪。然葛洲坝大坝工程进行得并不顺利,周恩来不得不请出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打倒的原长江流域办公室主任林一山。林一山本主张兴建三峡工程,不同意建设葛洲坝大坝。因从工程顺序上看,先建三峡工程,不建或者后建葛洲坝大坝才是合理的。


如果既要建葛洲坝工程,又要建三峡工程,那么葛洲坝大坝会是三峡工程的调节工程,辅助工程。葛洲坝大坝在规模上比三峡工程小许多,先建葛洲坝大坝,以其设计,比如通航构筑物通航能力,便限制未来三峡工程的设计,以小(工程)限大(工程)是不合理的。


又葛洲坝大坝位于三峡大坝下游,三峡大坝的许多建筑材料,特别是水泥(水泥厂在葛洲坝大坝下游)、沙石料和钢材,都要通过长江航运运往三峡坝址。若是先建葛洲坝大坝,运水泥、沙石料和钢材都要通过葛洲坝大坝的船闸,即费时又增加费用。


但是周恩来要求林一山先建好葛洲坝,再谈三峡工程。事实是,原来中国政府计划建设葛洲坝大坝,但不建设三峡工程。然建设葛洲坝大坝过程中出现混乱,周恩来不得不请出林一山收拾残局。而林一山只一心想建三峡工程,反对兴建葛洲坝大坝。周恩来后与林一山达成的协定:先建好葛洲坝工程,然后再谈三峡工程。


在葛洲坝大坝建设过程中,周恩来和毛泽东相继去世,林一山则把建设葛洲坝工程作为将来建设三峡工程的练兵场。林一山从国外进口大量大型挖掘机械和船只,以及大型的载重车辆,名为建设葛洲坝工程而用,实际上是武装未来建设三峡大坝的队伍。同时又为葛洲坝工程修建了从宜昌到华东长距离的高压输电线路,虽然当时已十分清楚,葛洲坝电站根本没有多余的电供应华东地区。这长距离的高压输电线路,便也是为三峡工程的“西电东送”所作的准备。


论证未始 施工已行


一九八四年,国务院原则同意建设三峡工程,遭到国内外人士极力反对。邓小平为了缓和国际上的反对声音、特别是海外华人的反对声音,于接见美国《中报》董事长傅朝枢时说,对兴建三峡工程这样关系千秋万代的大事,中国政府一定会周密考虑,有了一个好处最大、坏处最小的方案时,才会决定开工,是决不会草率从事的。一九八六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决定进行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工程是否要上,最后则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决定。善良的人们以为,至少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决策之前,不会进行三峡工程。


事实上,从一九八四年国务院原则同意建设三峡工程后,三峡工程的准备工作,一天也没有停止。从一九八五年到一九九二年,政府在三峡地区进行大范围的移民安置试点,共投资四点六亿多元;宜昌到华东长距离的高压输电线路,于一九八八年完工,等待着三峡工程发出的电。


根据笔者掌握的资料,一九八四年四月五日到一九九二年四月之间,三峡工程主要完成下列工作:


第一:完成三峡工程总公司的组织建设;

第二:部分移民工作;

第三:修筑通往坝址的交通线路和供电、供水线路;

第四:建成后期施工队伍所需要的住房等。


据不完全统计,自一九八四年至一九九二年,三峡工程进行和完成的工程量:


──修建永久公路十二公里;

──供电线路六十二点五一公里;

──供水管线十三点○二公里;

──通讯线路七十五点四一公里;

──建成一座永久公路大桥(乐天溪公路大桥),桥长四百四十六米,桥面宽十一米;

──完成二百二十千伏输变电工程长江跨越三公里和四座铁塔工程;

──施工用房四万一千三百一十一平方米;

──总公司筹建处永久职工住房二万一千○二十三平方米;

──简易生活生产用房二万六千四百七十四平方米;

──建设及施工征地四千一百七十五亩,其中坝区施工征地四千亩;

──土石方开挖四百○一点三○万立方米;

──土石方回填二百五十三点五三万立方米;

──混凝土浇铸五点二八万立方米;

──浆砌块石七点一四万立方米。


从一九八四年六月至一九九二年,共花费的投资为:


──勘测设计、论证咨询和科研经费二亿六千二百六十二万元;

──库区开发性移民试点工程经费二亿三千八百二十万元;

──建安工程经费一亿二千六百四十七万元;

──建设用地和施工征地费用六千三百七十万元;

──建设管理费二千三百五十九万元;

──机构转移及技术装备费五百一十九万元;

──筹建处自身小型基本建设费用一千三百五十四万元;

──荆门水泥厂扩建工程四百万元;

共计七亿三千三百八十万元。


十万水利工程大军


林一山在建设葛洲坝工程过程中,把分散在全国的十几万水利工程大军聚集到宜昌,并让他们在此安家落户,改变以前漂泊不定的生活。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葛洲坝大坝主要工程完工,如何给这十几万水利工程大军,找到适合的工程,也是中国政府必须解决的问题。现代中国杂志总编程晓农博士,在国内时曾询问过林一山,林说,只有建设三峡工程,才能解决这十几万水利建筑工人的生计问题。


中国政府一方面做出表示,进行三峡工程的可行性研究,等待在可行性研究上决策的结果,这是明修栈道;另一方面却不停止三峡工程的准备工程、和前期工程准备,将三峡工程推上一条不归路,这是暗度陈仓。


(待续)

做一個好人,保一生平安。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