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三峡工程36计(十九):美人计


作者:王维洛


19、美人计:三峡平湖,东施效颦


“美人计”,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三十一计,来自春秋末期吴越之战。

原文:“兵强者,攻其将;兵智者,伐其情。将弱兵颓,其势自萎。利用御寇,顺相保也。”


峡区风貌依然?


词源中有“美人局”,就是用美人作为诱饵的骗局。说到三峡工程对自然景观的破坏,赞成三峡工程的人是不同意的,“犹嫌天工欠神巧,锦绣江山重剪裁”是赞成兴建者对大自然的基本态度,他们认为,水库蓄水,淹掉的只是“险滩、急流、漩涡泡水等险景”,无损峡区面貌。夔门天下险的壮观气势依然存在,巫峡的奇峰异峦秀色不减,神女峰也依然还在。而且三峡工程尚增加万顷碧波荡漾的高峡平湖,湖光山色,游客们可以湖上泛舟,荡起双桨,划起波浪,真是不似西子胜似西子,使人乐而忘返。


水库区还开辟许多游泳场,畅游长江,极目楚蜀,白日当空,湖光泛银,游人似潮,笑声四起。水库两旁山上,将建起朱楼画阁,山亭水榭,斗拱飞檐。湖滨是宽阔的林荫大道,绿树成荫,莺歌燕舞。大桥横跨,缆车飞架。这里还有高楼大厦,楼堂宾馆,喜迎四方的来客。绿山丛中,流水之上,一座银灰色的水库大坝,高耸入云。气势磅礡的人工瀑布,飞流直下,彩虹纷飞。高压输电线伸向四方,把强大的电流输到中原大地,东海之滨。巨人般的升船机,巍然屹立,是力和美的统一,当您与船一起被升船机轻轻举起,才会真正体验到会当凌绝顶,一览群山小。大坝一侧的纪念碑上,刻写着建设者的丰功伟绩,决策者的高瞻远瞩,供人瞻仰,垂史丹青。三峡水库,被塑造为一座现代化的国家公园。


然而鬼斧神工,长江三峡之美,在于自然造就的美,三峡两边,悬崖峭壁,绿苔青藤,古树新苗,千姿百态,美不胜收;但修建三峡大坝之后,由于水库运行水位的调节,在库区范围内,两边的坡岸,将出现几百公里长,三十米高(在近大坝区为高程一百四十五米至一百七十五米之间的地区)的消落区,成为一片荒凉的死亡带。


原因就在于,每年汛季(每年四月至十月),三峡水库因防洪需要,水位控制在一百四十五米,这一地区出露在空气中,适应于陆生植物的生长,水生植物无法生长;每年枯水期(每年十一月至来年四月),三峡水库因发电和航运需要,水位控制在一百七十五米,这一地区被淹没在水下,陆生植物失去空气不能生活,只有水生植物才能生长。陆生树木灌丛将被水淹死,水生的藻类和植物则将被太阳晒死,成为三十米高荒凉的植物死亡区。当人们坐船旅游或水中泛舟时,首先进入视野的,就是这片植物死亡区。


说到夔门的景观,杜甫曾写了“众水会培万,瞿塘争一门”的名句。一个“争”字描绘了,来自长江上游的岷江、沱江、嘉陵江和乌江滔滔江水夺门而入的壮观。如今,这江水流经的门,宽了许多,这“争”字的味道就所剩无几了。夔门十分壮观,两岸是峭壁,湍流的江水在峡谷中咆哮,正所谓“风与天相接,舟从地窟行”。


这里最重要的是江面宽和峡壁高的比例关系,再加上湍流江水的动态过程。瞿塘峡两边的峡壁绝对高度在二百五十至三百五十米之间,建了三峡后,水位提高至少五十到六十米以上,峡壁绝对高度只有二百至三百米左右,江面宽度增加许多,水流缓慢,大煞风光。三峡工程想要塑造一位美女,却只能是一位身材不佳的胖姑娘。


巫峡以秀丽着称,两边在云雾中出没的奇峰秀峦,河流迂回曲折,为典型的山区河流地貌,船以“之”字型线路向前行驶,时而船向山嘴冲去,“山塞疑无路”,忽然船头一转,“峰回别有天”,两岸的景色,变化万千。修了三峡大坝后,巫峡的江面由原来的二百多米,变成了一千多米宽,与武汉的江面一般宽,山嘴被淹没了,船可直线行驶,那种峰回路转,别有洞天的景观,完全消失。在巫峡,过去还能常看到艄工们驾着木船或木筏,和咆哮江流搏斗的景象,那雄壮船工的号子,在峡谷中回响。修了三峡大坝之后,江水不流,那船工的号子,以及那种没有人工雕琢的自然美,也就永远地消失了。


古文化遗址


在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国政协会议上,一些历史文化方面的专家提出,应放弃兴建三峡水库的提案。一九八五年至一九八九年在三峡地区巫山发现的中国猿人化石,距今有二百万年,是中国目前发现最早的原始人化石,比北京猿人早一百三十万年以上,比元谋猿人早三十万年。欧亚大陆东部的最早智力人可能就在长江三峡地区。大溪文化的遗址,殷商的陵墓,蜀巴的悬棺,屈原的故乡,秦时的栈道,楚国的阳台,昭君的居里,汉代的建筑,三国的古城,张飞的祭庙,最古的石鱼,列代的题刻,几乎是一部完整的中国文明发展史,无法替代,为无价之宝。


一九九三年全国政协教育文化委员会对三峡地区的文物进行考察,结论是:三峡地区是中国古代文化遗产蕴藏丰富的地区。据沿江各县市初步调查统计,仅水库淹没区内(未包括移民安置区)的文物点就有八百余处,其中多数还未经系统研究、整理、发倔,因而是一座尚未向世人充份展示其真实内容的地上和地下文化博物馆。但主持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专家学者们,对三峡地区的文物保护是不屑一顾。两院院士张光斗嘲笑把钱花在文物保护上的做法,曾对三建委负责人说:“涪陵的鱼石梁,根本没有什么意义,看又怎么样,不看又怎么样?对我来说,没有张飞庙又有多大事呢?”


破坏了三峡地区的自然景观,破坏了三峡地区的生态环境,破坏了三峡地区的人文文化遗产,我们将愧对后人。女作家张洁在一九八九年初的一段话,语重心长:“三峡是中国的一大自然奇观。人类的一切活动都将随着时间的消失成为历史,而长江却会与地球同存。保护三峡的意义,决不是建一个大坝,发一千几百万千瓦的电所能比拟的。但是由于愚昧、不按科学态度办事,对自然的破坏已经不少。拿森林来说,大跃进时期是理直气壮地砍,文化大革命中是闷声不响地砍,这几年是基层干部带头,理直气壮地砍,砍林场,砍原始森林。文革期间拿大石头把滇池填了一大块,说是围湖造田,围湖造田使许多湖泊越来越小。将来我们的子孙学到地理历史,他们会问,西双版纳的热带森林上哪里去了?长江三峡又上哪里去了?他们不一定会向那个水泥大坝表示敬意。美国人、加拿大人会把尼加拉大瀑布毁掉,去建一个电站吗?日本人会将富士山开发去种地吗?三峡是中华民族的瑰宝,不能将三峡毁掉。”


三峡工程决策者使用美人计,用人工水库替代世界上最美丽的长江三峡。然而,三峡工程建设所造成的自然景观、以及历史文化的损失,却远远超出三峡工程的发电效益。同时,由于三峡工程的建造,使得长江三峡丧失了被评为世界自然文化遗产的资格。这般损失,有谁计算过?


(待续)

做一個好人,保一生平安。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