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玄幻小說 《宿獸》 第一卷 《絕種》 第二回

原創作者: 聞東汝/森林書仁

《宿獸》之絕種
第二回
「多年再見」
明尼蘇達州位於美國正北中央,密西西比河源頭最北的聯邦州。
形狀像鏈條上的鏈頭,而聞名世界,且貫穿整個美國的密西西比河,彷彿就成為那鏈條。
如果這鏈頭的位置能移動,些許就能左右那稱王稱帝的命運……然而,明州卻是那麼的鮮為世人知。
或許,不被別人去留意,也是一種幸福!
像世界每個角落里都一樣,華人足跡也在這冷冰冰的森林里留下了自己一份參與,同時也為自己的生存努力著。
朱十二就是其中之一,他和夫人及義子一起來到這個差點被遺忘的地方,也不知道多少年了。
他們擁有的,不只是使其活得有仙般美好,且舒適的時間和財富,還有他們懂得的低調。富有卻低調著做人,往往都是容易生存得比其他富人較好,只會是偶爾有時候會覺得悶。
終於,有點急性子的夫人就提議乾點什麼?兩夫婦在夫人決定性的商量下,就開個小館子吧。那麼,他們就做起中國人在外謀生時,離不開的那三把刀—廚刀,反正朱十二也一直總是得意自己廚藝的精湛。
小館子的生意也不錯,不知道是老美的接受認知能力慢慢在改變,還是朱十二的廚藝就是那麼兒棒,也可能是朱先生知道什麼可以做,懂得什麼不可以說。
就這樣子,學著平凡地過生活,別在發悶的日子中掙扎,這就像個樣了,而且他夫人會覺得滿意!
小館子謂之「北平仙」,座落在這州最古老的城市之一,Bloomington,布魯明頓鎮。
生意經營的越來越好,夫婦卻也沒想過開什麼連鎖經營模式,所以老朱經常對別人自嘲那是自娛自樂。錢嘛,不是個東西,起碼在他們眼裡。
老朱想:只需要活好,對他那美貌的夫人殷勤有加,一切以外都是浮雲!
這時的老朱,坐在常年擺在外面的太師椅上,享受著初春那空氣中難得的味道,在館子後那佈置得不中不洋的院子里,吧噠吧噠的抽著他心愛的黑亮大竹水煙,悠哉游哉地吐著煙圈,享受著著雪融化後空氣中的氣息,時而哼著他那不京不昆的曲風。
這就是他的寫意,他的味道,他的花香鳥語。
「朱爸」,一把穩重卻伴隨著急速腳步的聲音,突然在朱十二的身邊響起。
朱十二沒有回頭,眼睛眯眯笑著而緩慢地說道:「峰刀,咩嘢事啊……?」就這樣一問,峰刀的人就立馬站住腳步,深吸一口氣然後說:「馬媽媽要見您!」
「哦?嗯…好!我現在就去。」,老朱的話還沒說完,一閃跨步轉身,把他那與行動不相符的胖胖身材,一下子就帶到館子廚房的後門。
峰刀就還站在那裡,像釘在原地一樣。
不知道是他動不了,還是不敢動。
廚房裡的備湯是滾著的,廚子和幫廚們忙著的,侍應們跑出跑進著的,外面客人絡繹不絕的,不過在老朱的眼裡,一切變得不同。
這時的老朱就像身處另外一個世界,另一個維度,所有的一切一切的動作都是靜止似的,就算在來到他夫人旁邊的時候。
夫人姓馬,馬白紗。勻稱的身材,只是雙腿壯了一點,頭髮就像她名字一樣,雪白如輕紗。
認識朱十二的朋友都羨慕他娶了她,還有些背後的「真相」傳播得更是離譜。不過老朱倒是不在意,他很自信地認為:是沒必要去在意別人的看法。這位夫人是他這一生最幸福,最得意之作,所以他很珍惜她!
曾經,他答應過自己:無論發生什麼事,他都會先用眼睛看著她,這樣才是真正意義上陪著她,愛著她。
因為她就是朱十二的一切,峰刀也是。
馬白紗從老朱的第一次表白,就明白他對自己的愛。
她曾經說過老朱是傻,是笨,而他的回答只有憨憨的傻笑。久而久之,她都會與愛她的男人雙目相對,她發現他看著她的眼神永遠都不會改變,就像第一次遇見那麼一樣。
但這次不同了,因為她沒有回頭去看老朱。
馬白紗現在只看著別人,這讓老朱在一剎那有點失落。就因為她讓他生起了一份失落感,這使老朱順著夫人的眼光向那別人看了一下。
這一下,卻讓老朱的失落感變得更是墮入無邊,伴隨著這份失落,茫然不知所措燃起了是嫉妒,而且,還帶點恐懼。不過,老朱還是那麼的「鎮定」,老練的他知道什麼事可以說,什麼事可以不做。
他那眼睛又變得笑眯眯的,像看到久而不見的老朋友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略帶驚訝地說:「哎呀,這不是尚書教師嗎?」
馬白紗這時才紅了紅臉回過頭來對自己的丈夫悶悶嗆了一句:「那是我的表哥!你作啥意思?」
老朱被夫人這樣一說,本想以一常傻傻的笑來偽裝自己的尷尬,卻發現自己夫人的眼眶里有的只是淚水,不過就是沒流出來。
不流出的那眼淚,是不想老朱心疼,還是不要她面前的表哥知道。
老朱沒說什麼了,他笑著對自己夫人說:「我…好久沒有煮東西了,我去去弄點什麼,讓表哥嘗嘗,品味品味額?」他說完就轉身,也都沒有理會坐著那裡兩人的意見,拖著那胖胖的身體去廚房忙活了。
自己夫人剛剛才嗆他的話好像沒有聽見似的,表哥二字還講得特有成就感,生怕別人不懂的樣子。
馬白紗也沒再講什麼了,她發現自己的丈夫就是那麼的愛她,就像他當初對她的承諾一樣,她未免開始覺得愧疚。帶著這種愧疚轉過頭看看自己的表哥,另外一種莫名其妙的情感也湧上心頭,這讓她覺得很為難。
安靜的維度,被廚房一陣香氣的飄來,打破了尷尬。
菜好了,一份蜜煎蓮藕,一份羊肉鮮百合,一份金沙豆腐著花米,還有一個青絲瓜肉塊湯。
老朱的廚藝的確厲害,那蓮藕甜而不膩,蜜裹著還帶絲的藕片;百合鮮甘羊肉嫩滑,羊肉不腥,羊油把鮮百合的甘,展露得淋灕盡致;花米留香,而且都是半開著還連帶夾著用鴨蛋黃炒出來沙沙的豆腐,可見鍋鏟在翻炒來回輾壓時,手腕的力度均勻剛好;那湯更是厲害,肉塊是小鹿的側頸肉,切成梅花狀且烙過,那絲瓜薄切如葉,還片得青白相間,半沈半浮在湯中,襯托那嫩粉的鹿肉梅花綻放出不同的魅力。
馬白紗看到這幾道菜,心裡又起了一陣波瀾。她知道自己這些菜,都是自己丈夫別有用心去做的……
她要如何去面對現在自己的內心感受,和面前的兩個男人呢?
「表哥,呃…家常菜,別介意!隨便隨便啊,表哥。」老朱先道。看著自己丈夫這樣子,馬白紗也只好附和著,順手把老朱拉在自己身邊坐下。因為這是她的選擇,她選擇了朱十二,選擇和自己的丈夫一起去面對一切。
這一切,她也只能這樣認了。
老朱自然很開心,笑眯眯地,坦然地置身於這本應該尷尬的局面。他還是知道為了什麼去做,懂得為了什麼不說。
馬白紗的表哥依然坐在那裡,筷子刀叉都沒動。這位表哥就這樣一直坐著。他身材精壯,一身墨黑墨黑的衣服,材料卻……很是奇怪?他的臉看起來很年輕,年輕到一定程度上會讓別人以為他只是個少年。一個長得像不過二十歲的少年,穿著墨黑奇怪衣料的他,就是馬白紗的表哥-墨鱗。
馬白紗見表哥沒有動筷,有點詫異。因為一直以來,朱家可謂廚神世家,連每朝每代的皇宮御廚里都有朱家人的蹤影。所以無論是色、香、味,老朱的功力都是相當的。
但墨鱗就像沒有五官感覺一樣,不聞不動,這又讓場面變得尷尬了。馬白紗終於嘆了一口氣道:「表哥,快三百多年沒見了,難道你是這樣見你唯一的親人?他也是我唯一的親人啊!」
墨鱗還是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裡,不過終於開口說話了:「老朱的廚藝的確不錯,一直以來都不錯!這是肯定的,就如朱家的‘天色漸冷’,‘尋味無蹤’和‘香銷魂處’,還有朱家的簡刀,切割砍剔,加上離合刀的六十四勢,哎…!可惜了這香氣!」
馬白紗喜歡墨鱗說話的樣子和聲調,字字清楚且有點磁性。不過這次重遇的第一句話就這樣略帶諷刺,讓馬白紗甚是詫異。而且一直低著頭,正眼都沒看馬白紗的墨鱗,說出這話的時候,卻抬頭直直地看著老朱。
老朱還是一如既往的鎮定,笑道:「呵呵,呀,墨鱗表哥過獎了……」就沒再說什麼了,因為他放下心了。
起碼,他知道墨鱗不是為馬白紗而來,那麼就是為什麼來呢?
墨鱗好像知道老朱夫婦的心思,他也沒有轉彎末角地說出:「我本來是想來尋回我家的物件,昨晚十點,路過大Mall(明州最大的商業中心),發現有一宿星獸能與玄天相纏,你可知?」
此話一出,老朱與馬白紗的心都‘咯噔’了一下。老朱想:這人為何現在出現,難道他知道了?
老朱沒有表露自己的想法,因為他知道有些事,是瞞不過墨鱗的,所以他乾脆說:「我不知道,我倆在這已生活多年,那些紛爭已經成為過去。夫人,你說呢?」
朱夫人沒說話,她淡淡地向她表哥說:「你不相信我夫君的話?」
墨鱗沒講什麼,他知道自己表妹的性格。雖然自己覺得有什麼蹊蹺,但又與自己要做的事情好像無關……唉,還是表妹兩夫婦的生活好啊!平平淡淡的。這讓他開始懷疑自己的人生態度,人生價值,他甚至開始羨慕他們。
最終,他離開了他們,他不知道何時再會見面,於是他選擇離開。
餐館又好像回到了正常的維度與時間,一切順利地恢復了正常。
馬白紗來到後院,峰刀仍然站在那裡,就像沒有動過一樣。老朱也站在後門門口,他說道:「峰兒,你回去吧。」峰刀還沒開始動,直到夫人向他擺擺手,他才向老朱兩人作輯回身走了。
就在峰刀離開之際,老朱與馬白沙不約而同地,隔空向峰刀柔柔地發出一股暖能,夫婦倆不約而同地看向對方:老朱眼裡的夫人是驚訝的表情,而馬白紗眼裡的丈夫是溫柔的注視。
老朱坐回那有一定年代的太師椅,自己與自己開玩笑說道:「哎喲,我的寶貝椅子是時候該用我的豬油潤潤咯……」馬白紗抬頭看看天上漸漸地變黑,慢慢地回身幫自己的丈夫重新點燃了竹筒煙,吧嗒了兩下子,然後雙手輕輕地把煙遞給了老朱。
老朱又是深情地看著她,謝謝兩字還沒說,馬白紗就把自己的手放在老朱的手上,先道:「謝謝你!你付出太多太多了。」
老朱沒有說什麼,可他還是帶著激動的心情緩緩地站了起來,因為他夫人很少會對自己那麼客氣,說話那麼溫柔。
好像忽然間得到恩寵的他,站在最後的一縷夕陽下,運動全身的力氣向天際低吼了一聲。一個繞身六獠牙,亥豬宿星獸甲的老朱,發著灰輝,威風凜凜地站在馬白紗面前。
馬白紗看著自己丈夫的意氣風發的樣子,自己也站起來,準備和自己丈夫一起過把癮,助助興…
正當她準備運功時,卻被老朱輕輕地握住她的雙手。
原來老朱已恢復本相,且向馬白紗微笑著搖搖頭。馬白紗見狀,眼中的淚水早已不是自己能夠控制住了,吧嗒吧嗒地掉了出眼眶。
過了那麼多年,她終於明白什麼是人間的愛情,她終於明白她的淚是為誰而哭泣……
峰刀此時就站在二樓的窗戶前,看著院子的一切。
剛離開的墨鱗其實也感應到老朱的獸能,他知道自己可以放心去辦自己的事了。因為老朱的獸能雖許久未聯繫,但與自己昨晚見到的完全不同。
所以,大家都可以放心了。
之後會怎樣發展下去呢?請待下回!
最后编辑windfox 最后编辑于 2020-04-22 02:25:07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