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玄幻小說《宿獸》第一卷 《絕種》第一回

原創作者:聞東汝/森林書仁

引申
----曾以《宿獸傳》和《道何謂》在微信上的小程序「第二空間」和「創世中文」上發表過。
但最後發現還是用點題比較讓閱讀者理解,故用《宿獸》此名來發表。
聞東汝/森林書仁
2019年8月20日美國明尼蘇達(更新於4月2020年)
《宿獸》之絕種
第一回
「意外之客」
2019年的春天剛剛來到,才暖了幾天,無情的北風又刮起。中午的時分下起了雪,不夠幾個小時就3英吋多雪了,讓剛緩緩開始暖起來的大地也懵了。
不過這就是明尼蘇達州,一個被稱為萬湖之州的地方。它的名稱不少,什麼萬湖州,美國的北方之星,密西西比河的源頭………,但又有誰記得,這裡長達半年都下雪的地方,曾是狼族和它們引以為傲的國度?
梅烙剛剛把自家的車道上的雪鏟乾淨,小鎮的鏟雪車轟隆轟隆地開來,把馬路上的雪又推到車道接近馬路的地方,以梅烙那愛乾淨的心態(OCD),是要準備回頭去再清理清理的。
可就在他轉身去清理那些像是意料中的「來客」時,只見一個身上帶著許多傷痕,衣服划破零落的人,就站在那些剛剛被推進車道上的雪中。
這意外出現且帶著傷的來客,讓梅烙心裡‘咯噔’了一下,因為從他小時候,梅烙夫婦就看著他長大的。
他的名字,像竪立在山峰頂上一把孤獨的刀刃,任憑風吹雨打,日曬冰霜。但在人間的他一點都不孤獨,起碼在他的養父母面前。
他是鋒刀。
梅烙看著峰刀,峰刀也看著他。
天上下的雪慢慢變少了,峰刀身上的傷痕也在慢慢愈合著,梅烙當然把一切都看在眼裡。他沒做聲,只是向峰刀招招手,示意他可以進屋。
外面是冷,但屋裡的暖氣還在開著,比外面時常變幻不定的天氣穩定多了。
梅烙把身上的濕衣服脫了下來,晾好在衣架上,而峰刀還是站在玄關的地方。這時梅夫人也聞聲從樓上走了下來,她看看自己的丈夫,又看看峰刀……
梅烙這時已經坐在餐桌旁,就在那開放式的廚房旁,而峰刀還是一動不動地原地站著。
梅夫人見狀,什麼都沒說就把峰刀拉到餐桌旁,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坐下,就坐在梅烙的對面。
從峰刀的出現到大家都坐下後,沒人講過一句話,因為他們都太瞭解對方了,都知道故事是需要時間去醖釀的……
兩個男人安靜地坐著,在乾燥暖氣中。見狀,白玉就轉過身去備茶。
終於,峰刀是第一個說話的,正如梅烙夫婦的經驗,意外的來臨總是有意外的理由,不過峰刀的理由在他的話里也太讓兩人意外了。
峰刀:「您們,知道宿令魄和獸魂晶嗎?」
兩人聽後都點了點頭,他們當然知道,而且梅夫人白玉特知道那些是什麼。
峰刀有說:「我擁有它們,而且是我自己締造的,我的宿獸晶是藍色的!」
這一下道來,梅烙兩夫婦都愣住了,定住的身體屏住了呼吸。
峰刀見狀苦笑了一下,用手指摸著自己的傷口,抬頭看看夫婦兩,好像把一件重要的,憋不住的秘密講了出來。好像說完以後自己的傷口會愈合的更快似的,但夫婦兩的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
終於梅烙講了句話:「你要知道,當年按照從第一批二十八宿中選出來的十二獸,他們本來亦只有獸魂晶!後來三十三重天維度中的神道,花了很多的時間來研究出宿令魄。四獸聖再花了差不多的時間去融合二者,成為宿晶後才人形感合。在製造這最後樂土上的東方地表上,守護了整整十萬多年。」
梅烙停頓了一下又說:「前幾個文明過去得太快,令得幾批十二宿獸的能力都開始動搖。你沒看出你的義父義母⋯⋯這批宿獸在這百年間變得如常人一般,在時間扭力中變得蒼老嗎……?」講了一堆的梅烙還想繼續講下去,被一旁的夫人用眼神制止了。
因為,峰刀都沒有任何的反應。
梅烙講完,略帶關心地看看自己的夫人。
梅夫人也開口了,不過她是問梅烙:「這小孩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和他義父義母的身份嗎?」梅烙有點詫異地開口自己的夫人,又立刻會意地看著峰刀。
峰刀覺得:還是要先講出這幾天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好讓面前兩人來找出幫助自己的途徑,和理清關係。
於是,峰刀就向二人娓娓道來:「梅先生知道我們所處的地方是明州,那您們知道這裡的傳說嗎?關於狼的傳說嗎?」
梅烙點點頭,梅夫人接著峰刀的話說:「你是想說,那當地信仰狼的印第安人族故事?」峰刀回看他兩的眼神肯定了她的話,又說道:「那麼這故事的真實性,你們有知道嗎?」
梅烙開始有點不耐煩了,因為他只想快點知道:為什麼峰刀會有他說的那兩樣東西?為什麼峰刀會受傷?為什麼他的父母沒來?為什麼峰刀還有時間在講故事?
這是他自己活了那麼久,都沒有今天這麼突然的煩躁和沒耐心,可能他們看著這小孩的長大,他覺得這事情的嚴重性,已超出自己夫婦能掌握的程度。
自然而然的顧慮,讓這位梅先生不自覺的煩躁不已,他好想把峰刀身上發生的一切變成影像,用播放器告訴自己,好讓自己知道一切的來龍去脈。
辛虧,有梅夫人在場。自古以來,都是雌性生物比較容易理解和有較好的耐心。
當梅夫人感覺到自己丈夫的氣場開始變化,她用手握住了丈夫的手,示意他聽聽峰刀的故事。
就在梅烙快發無明火的時候,一直以來都對這梅先生帶著敬畏的峰刀,卻沈浸在他準備道出的故事中,完全沒有去留意梅烙的表情,和自己現是身在梅烙家中似的。
峰刀開始講述他自己兩個星期前,一個傍晚發生的事。
那天傍晚,峰刀站在大Mall的玻璃頂上,腳下面是兒童遊樂園。儘管時間不早,人漸散,店漸關,但峰刀還是不畏嫌疑地站在這裡,剛剛融雪回春的天氣讓人心情舒暢,而且今晚是2019年的第一個滿月。
峰刀身旁還有一位身著印第安人服飾的老人,老人正在忙碌著佈置一個碩大的捕夢網。網陣是個狼頭,狼眼正看這蒼天,似乎在窺視和等待著什麼,峰刀就站在這捕夢網的正中央。
待老人佈置好了,峰刀就閉上雙眼道:「老酋長,我可以開始了。」
印第安老者:「你確定,我亦確定!」
那印第安老者拿出一根狼頭煙管,一邊吸一邊身體開始舞動起來。那吐出的煙越來越多,越來越密,卻一直圍繞這圓圓捕夢網的周外。
而變得濃密的煙霧彷彿變成了密雲,緩緩上飄,好像在玻璃屋頂和天上的月亮中間,形成了一個捉摸不定的雲階。
隨之,老酋長也開始在煙霧中低聲吟唱起來,歌詞悲哀,時高時低的歌聲述說著狼與人類之間各種各樣的故事。老狼唱著舞著,身法圍著久而不散的煙圈轉得飛快,最後只見老酋長身形的殘影,定格於每下一個動作的後面。
老酋長祈禱沒有停頓,峰刀也依然不動。
當這祈禱的儀式快到了後段,時間似乎變慢了。就在此時,天上的密雲突然被打開了。一縷淡藍色的月光從天上照了下來,不!是從月亮那發射過來。
那天上的月亮是多麼圓,多麼的藍。
那縷光顯然不是折射太陽光而來,這時的月亮就像一個光源,而捕夢網就像一個指引,把光柱牢牢的鎖在了這個位置中。
老酋長知道時間已到,他機不可失地跳進了光柱,因為峰刀在裡面:老人要為他完成一個希望,也為自己找一個解脫。
本來像狼毛一般的印第安服飾,就留在光柱的外面。現在的煙雲開始散了,但光柱的能量卻變得越來越強,導致空氣中的正負離子,與光柱間形成無數的電光,像光蛇般游走在光壁之上。
峰刀睜開了雙眼,他面前有一隻灰毛的老狼,狼眼閃爍著老狼酋長眼中一般樣的靈性。
就在藍色的光柱變得最強的時候,人和狼一起同時向天長嚎,聲音震懾西周,光柱隨著狼嚎而開始變弱且慢慢消失,化身狼的老酋長也隨之消失了。
一切又像恢復回原狀,只是捕夢網被月亮玄光烙在玻璃上,而只剩一人的峰刀虛弱地跪在玻璃頂上。
在峰刀面前的空氣中,正漂浮著一塊六稜淡藍色的玄光晶體,而峰刀的眼珠,已從灰褐色變成了寶藍色了。
峰刀知道這是玄晶已與他第一步的呼應,峰刀知道這晶體是他的希望,是老酋長用自己的生命換來的,所以,他要完成第二步。
只見他咬緊牙,拼了全力去用手捉住了玄光晶,然後再硬生生地塞進了自己的心臟。
因為晶體的作用力,肌肉和心肌的裂開,又強行的愈合,令峰刀再也承受不了這種巨變。他向月亮長嚎了最後一聲,就這樣暈倒過去了。
不久後,他是在自己的房間醒來的…,再然後,三天前在自己修煉的河邊,被一個人襲擊了,負傷的他在暈倒了,醒過來後就來找梅烙和梅夫人—白玉了。
峰刀把自己記得的一切,都告訴了面前的梅烙夫婦。
峰刀只能這樣描述,因為有些細節,他不方便說。
後來的事情是怎樣的呢?
原來當晚這一切,雖然對一老一少像是過得很漫長,也不過是一兩分鐘的事情。但這一切卻引起高速公路對面機場的注意,因為空軍基地也在高速公路旁邊啊!奇怪的是,居然沒有出現任何的行動?
後來據說為大Mall報告顯示的原因,是因為探照燈集中測試的結果。
其實這一切,還是被一個路過的人注意到了。
就在峰刀倒下,光柱消失時,一條黑影瞬速地飛射過來。不過當這黑影來到捕夢網中時,一道白光比他更快地把峰刀給接走了,那白光向西南方向飛奔而去,還隱隱約約地發出類似馬蹄的聲音。
飛來的那黑影,便是墨鱗。
墨鱗詫異地看著那道白光,他不能忘記那麼熟悉的宿獸能量。但他不明白,他就不明白,為何是她?那剛剛感應到一股新的宿獸能量又是誰的呢?
正當墨鱗要向那道白光追過去時,突然一股寒意直透背面心房,是殺氣:一股透著非一般獸能的殺氣。他頓了一下,亦沒有去分析是何種獸能就一躍而起,斜斜地往另外一個方向飛去。
後來,墨鱗就真的為當時沒有去分析,調查那帶著殺意的獸能而後悔不已。因為,當時那白光的出現,實在太令自己感到驚訝。
且說墨鱗離開後,一直不停的飛奔,直到再也感覺不了那殺氣,才轉身憑感覺尋覓那白光一絲絲的殘留。他要調查,要瞭解剛剛發生的一系列事情,會不會影響他這次出來要辦的事。最後,他憑著感覺來到了一間中國餐館的對面,那餐館叫‘北平仙’。
峰刀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傍晚時分。
餐館二樓的面積相等於樓下的面積,只不過這裡就只有一張床和一張堆著衣服的沙發。峰刀就躺在這唯一的床上,而房間此時多了一個人,一個銀發亮如紗的馬白紗。
馬白紗看著峰刀搖著頭,而峰刀卻避開她的眼神,他沒想要去解釋。
馬白紗打破沈默地說:「你被我們收養都有三百年啦?」
「不,是三百零九年四個月十九日。」峰刀回道。
「那你在我們面前還是個小孩!小孩就要學會耐心和耐性。」馬白紗道,她邊說邊走到前窗。
看到窗外的同一時間,一個高大健碩的黑影,就站在馬路對面看著這邊,而且還開步走了過來。
這人就是墨鱗,他的出現讓馬白紗又是驚喜又是詫異。
她不希望他是來找峰刀的,又在心裡竊喜墨鱗是不是來找她的,不過傷感又從心裡升起,因為她已經是朱太太了。
五味雜陳的她還是立刻轉過來,對躺在床上的峰刀打了一串手符,意思是要峰刀立刻到後院找老闆來裡面找她,而且要自閉氣息。
峰刀見狀,沒有猶豫地平拍一下床邊,一個平地穿堂式飛出後窗,然後輕輕地落在後院。他從來沒有看過養母對他發過手符,他知道事情緊急,所以就按馬白紗的意思做了。
只不過自己的身體還是有點虛弱,落地後還是感覺到心臟好像要開始撕裂一般的疼痛,隨之一股甜甜的液體,要從喉嚨向外湧出。
峰刀是個硬性子的人,他硬把那血,吞了回去。他回神緩過來,拖著有點沈重的腳步,來到朱十二的身後叫了聲:「朱爸….馬媽媽要見您」,然後就站在那裡。
………………
他不知道老朱去了多久,他只知道自己站在後院看著天邊的夕陽許久了。
直到老朱兩夫婦從餐館出來,老朱的叫喚和馬白紗的擺手,他才作揖回房。就在他經過夫婦二人中間的時候,突然感覺到兩股暖能,分別從夫婦兩人身上隔空傳來,而且都是直達心脈,柔柔地滋潤著自己的心房。他自己立刻按照平常的練習運功的方法,柔並融合了這外來的兩股能量。
當他來到自己的房間,後院突然升起一陣灰輝光影,他站在那裡看著後院。
峰刀看見了老朱的六繚牙甲,明白了自己的微弱;
他看見了養父母之間的感情,感覺到自己還是在他們肩膀下被保護著;
他看見了墨鱗的離去,老酋長的不復存在,知道自己的方向要變得更清晰;
他看見了希望,一個帶著人性的狼的希望。
那麼,接下來要發生些什麼?知道峰刀得到宿晶後的梅烙夫婦,會如何幫助峰刀?老朱夫婦和墨鱗之間會發生些怎樣的火花呢?
最后编辑windfox 最后编辑于 2020-04-22 02:26:02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