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听到有人说起她的名字

有一晚,阿月与林徽因在船上聊天,正是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

阿月:徽音,听说你要到美国去读书?

徽音:是的,父亲希望我去,避开这场战乱。

阿月:那,徐教授与你一起去吗?

徽音:自然不会。他有他的家庭。

阿月:徽音,你不难过吗?

徽音:还好。人世间的事,总是有开心,有难过。以我之难过,换取幼仪女士之一时开颜,也值得。

阿月:徽音,平时你与徐教授相处,竟看不出来,你早已抱了与君分离之意。

徽音:是的,我也有自私之处。我想好好留下一段回忆。将来独走夜路,彷徨之时,可以回溯追寻,此刻那一点烛火。

阿月:徐教授会追着你去美国吗?

徽音:也许会,也许不会。天涯何处无芳草。

阿月:徐教授看起来不像那样的人。

徽音:是的,他其实并非外界传言,负心任情。每一段爱恋,他皆是真情投入。只是这种真情,如夏花般绚烂,却也如斯短暂。

阿月:徽音,你将来会后悔吗?

徽音:一定会的。我会怀念这过去的数月,我会怀念这人间的四月天。怀念雪化后那片鹅黄,新鲜初放芽的绿。

阿月:徽音,将来不知,你会嫁给何人?

徽音:何人亦可。只盼衣食饱暖,相敬如宾。

阿月:喜欢一个人,真的会这么痛苦吗?

徽音:阿月,你与阿乐尚且年幼。姐姐希望你二人不要早恋。将来遇到你们命定的丈夫,将你一颗完整的心,交于其手中。永远没有姐姐这般缺憾的痛。

阿月:如果有心电感因,你希望能对徐教授此刻说些什么?

徽音:你要想起我便想起我,象想起春天里的一个梦。你要忘记我便忘记我,象忘记夏夜里的一颗星。

两人轻声细语,随海浪飘散,无影无踪。

最后编辑tele9999 最后编辑于 2020-02-13 13:54:20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1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